服务热线:400-8098-313
2021年生物技术交易5大趋势

阅读量:0

2020年,随着一场百年不遇的大流行病的蔓延,生物技术交易逐渐减少。

接受国外生物制药网站BioPharma Dive采访的专家们称,这种平静在去年春季持续了大约2-3个月。到了6月份,交易谈判又开始活跃。业务开发团队已经习惯了网上会议,而不是面对面会议交流。一些专家甚至注意到,一旦公司找到了它们的方向,对并购的兴趣就异常高涨。

不过,在去年底生物技术交易额的大幅增加(包括阿斯利康390亿美元收购Alexion)并不足以抵消起步时的放缓步伐。全球领先的审计、税务、财务交易和咨询服务机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Ernst & Young)在2020年完成了价值1590亿美元的生命科学交易,远低于截至目前已成为其年度标准的2000亿美元。普华永道(PwC)发现,交易数量也有所下降,与2019年相比下降了2%。

尽管如此,交易撮合者仍将2020年后半期的上升视为一个好迹象,并预计今年将出现更彻底的反弹。然而,也存在着潜在的障碍。年轻的生物技术公司很容易筹集资金,因此可能对于许多需要新产品的大型制药公司的交易不那么开放。政治和监管方面的不利因素也可能发挥作用。高赢国际律师事务所(Goodwin)并购全球主席Stuart Cable表示,他将密切关注诸如罗氏收购基因疗法开发商Spark Therapeutics时遭遇的反垄断问题。Cable表示:“我最关心的是2021年的趋势不是大型制药公司是否在收购,而是这些交易是否会得到批准。”

以下是BioPharma Dive采访的专家们认为在未来几个月将影响生物技术和制药公司交易的5大趋势。

1、来自私募股权投资的竞争越来越多

大型制药公司习惯于相互竞争,购买或与令人兴奋的年轻生物技术公司达成合作。但展望未来,它们可能会发现来自私募股权公司的竞争将越来越多。

过去十年,这些投资者对医疗保健表现出了更浓厚的兴趣。在最近的一个备受瞩目的例子中,有报道称私募股权公司KKR & Co正式与美国连锁药店巨头沃尔格林长靴联盟(Walgreens Boots Alliance)接洽,这可能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杠杆收购。

药物开发也引起了私募股权公司的注意。去年4月,黑石集团(Blackstone)对生物技术公司Alnylam进行了最大规模的私募融资,投资高达20亿美元。然后在7月份,黑石集团获得了46亿美元的资金,据称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用于生命科学投资的私募股权基金。

Cable表示:“像KKR、贝恩资本(Bain)这样的大型私募股权公司,都在以某种力量进入这个行业。”Cable认为,私募股权公司目前还不太可能对生物技术进行大规模押注。但对于价值在20亿美元或以下的交易,预计“私募股权公司与大型制药公司竞争的趋势将越来越明显,尤其是对处于后期临床阶段的公司和商业化的公司。”

就后一点而言,拥有3种上市产品的女性健康公司Amag Pharmaceuticals在10月份被一家与私募股权公司Apollo Global Management有关联的专业制药公司以约6.5亿美元收购。

2、大型制药公司将改进交易战略

私募股权公司并不是大型制药公司买家的唯一潜在障碍。生物技术公司正在从风险投资者和公众投资者那里筹集巨额资金。来自PitchBook和SVB Leerink的数据显示,去年这一领域的风险交易接近250亿美元,较2019年增长逾50%。据BioPharma Dive收集的数据显示,生物技术公司在2020年的首次公开发行(IPO)数量也创下了纪录,至少有31家公司获得了2亿美元或更多的资金。

而现金的流入确实创造了新的生物技术,并因此也创造了更多的收购目标,同时它也可以让这些公司经营更长的时间,而不需要接受与更大规模制药公司的交易。

大型制药公司的主要论点是,“我们会给你足够的钱来开发你的药物”。但是,其他地方也有很多钱。它们的竞争在很大程度上并不一定是彼此的竞争,这不像是辉瑞对百时美施贵宝,或默沙东对赛诺菲。它们的竞争是继续保持独立。

因此,买家可能不得不调整与生物技术公司的合作方式。吉列德就是这样,去年,该公司投入了数百亿美元,以谋求成为癌症药物研发领域的领导者。吉利德的首席财务官最近向BioPharma Dive详细说明了,为了达成某些交易,他的团队必须接受不太传统的条款。

德勤(Deloitte)并购业务负责Varun Budhiraja表示,在创新药物的竞争中,买家需要“尽早进入市场,进行一些战略押注,并在潜在的竞争或破坏中保持领先地位。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押注正在转化为交易。”

3、溢价将继续维持高水平

激烈的竞争和资金雄厚的生物技术公司带来的另一个后果是,收购方必须拿出更多的资金来锁定交易。仅去年一年,Portola、Aimmune Therapeutics、Immunomedics的交易价就分别是各自市值的2倍多。安永的数据显示,在2020年,公开交易的生物制药公司平均溢价74%。安永健康科学美国市场负责人Arda Ural指出:“现在是出售的大好时机。”

大型制药公司由于其内部研发滞后,已经习惯于支付这些高额的溢价来获得新的药物和技术。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价格不会使交易复杂化。

Cooley并购业务联席主席Barbara Borden表示:“如果溢价太低,董事会会感到不安;如果溢价太高,买家会感到不安,因为有人会批评。因此,溢价会对人们是否愿意交易产生心理影响。”

不过,对于制药巨头来说,如果交易是正确的,价格似乎并不会成为阻碍。辉瑞首席执行官Albert Bourla周二在摩根大通(J.P.Morgan)医疗保健会议上对投资者表示:“我们没有上限。只要我们愿意,就基本上有能力展开任何交易。”

4、神经科学将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多年来,生物制药交易撮合者的注意力集中在药物开发的几个特定领域——癌症、罕见疾病和免疫疾病,以及细胞和基因治疗等技术。现在,另一个领域正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大型制药公司在很大程度上已退出了对大脑和中枢神经系统的研究,因为如此多的药物以失败告终。但近年来,对这些系统的更好理解为人们对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LS)、抑郁症和运动障碍等疾病的乐观情绪带来了理由,进而重新激发了收购者的兴趣。

Cooley生命科学合作机构负责人Marya Postner表示:“我看到最多的转变是,越来越多的公司进入中枢神经系统领域。”Postner指出,对抗帕金森病和阿尔茨海默病等神经退行性疾病的公司尤其抢手。

事实上,去年夏天,渤健在帕金森氏症的一些研究性药物上就支付了5.6亿美元预付款、总金额可能超过10亿美元。然后,在12月份,礼来同意斥资近9亿美元购买Prevail Therapeutics,这是一家基因治疗公司,其临床项目针对的是遗传类型的帕金森病和痴呆症。

公共和私人投资也在催生更多以大脑为中心的生物技术公司。就在本周,致力于通过沉默基因来治疗神经退行性疾病的生物技术公司Atalanta Therapeutics从风险投资公司F-Prime capital获得了1.1亿美元的资金。此外,Atalanta还宣布与渤健和罗氏达成了战略合作。

5、空白支票公司将继续火爆

空白支票公司(blank check company)一般是指为了与其他公司合并而设立并发行过股票、拥有一定股东基础的壳公司,又称“盲资公司”(blind pool)。

另一家最近登上头条的神经科学生物技术公司是Cerevel Therapeutics,它是辉瑞和贝恩资本(Bain Capital)分拆出来的。

像许多生物技术公司一样,Cereval去年上市。但它以一种不同寻常的方式做到了这一点。该公司与一家空白支票公司(更正式地称为“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合并,而不是经历典型的、艰难的首次公开发行(IPO)过程。

SPAC本质上是空壳公司,其主要目的是:通过IPO筹集大量资金,然后用这些资金与特定行业中有前途的公司合并。就Cerevel而言,它通过与Arya Sciences Acquisition Corp II(一家由Perceptive Advisors赞助的SPAC)合并,筹集了4.45亿美元的净收益。

事实上,Cerevel这样的例子不在少数。去年10月,Panacea Acquisition公司宣布与癌症药物初创公司Nuvation Bio合并。本月,新基分拆出的公司Cellarity通过与GX Acquisition合并,筹集了3.72亿美元。

还有一些SPAC仍在寻找与生物技术公司合并的机会。安永Arda Ural指出,这些SPAC的寿命通常为2年,这意味着,至少到2021年,它们可能将继续作为生物技术公司上市的工具。高赢国际律师事务所(Goodwin)公共并购和公司治理业务联席主席Lisa Haddad表示,“我们预计SPAC将继续火爆”。

参考来源:5 trends in biotech dealmaking to watch in 2021

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
湖南人才网  普宁招聘网  佛山人才网  中华不孕不育网  爱1234网址大全  818招聘网  产后恢复网  汕头人才网  上海人才网2  天津人才网  中国药狐网  上海人才招聘网  海口人才网  广州大学兼职网  食品医药网  中国营销网  模具人才网  浙江人才网  广州人才网  模具人才网 
电话:400-8098-313
版权所有 (C) 2003 迪医信(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人才许可证: RC1312407  京ICP备15007661号-2
迪医猎头 迪医猎头网 医药猎头 医药猎头公司 北京医药猎头公司 上海医药猎头公司 广东医药猎头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