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400-8098-313
K药年销售额顶两个O药!“药王”或易位?MNC谁增速最快?

阅读量:0

进入一年一度的财报披露季,跨国制药巨头们陆续发布了2020年财报。

截至目前,已有罗氏、强生、默沙东、BMS、辉瑞、艾伯维、GSK等13家跨国药企公布2020年报。从现有数据来看,艾伯维的修美乐依然稳坐全球药品销售额第一名的宝座,销售额达198.32亿美元,正在逼近200亿美元大关。超百亿美元销售额的“重磅炸弹”则有三款,除修美乐外,默沙东的K药狂卖143.8亿美元,登上了第二名的宝座;BMS依靠收购Celgene获得了来那度胺也有121.06亿美元销售收入的不俗表现。

虽然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但目前已公布财报的大部分跨国药企都实现了销售额的正增长。除了已经名声在外的拳头产品外,当前全球十大MNC里增长最快的“明日之星”又是哪些?下一个“重磅炸弹”何时出现?全球药王修美乐的宝座还能坐多久?其虎视眈眈的追赶者又是谁?这一年,K、O药之争呈现出什么战局?

01 2020年销售TOP10:修美乐稳住,K药追赶

 

1612749600109

 

目前已经公布销售额排名前10的药物

专利到期、生物类似药疯狂侵袭,在一众分析师担忧修美乐即将掉头向下时,修美乐顶着皇冠,向世界展示“不是谁都能当药王”。艾伯维年报显示,修美乐再度逼近200亿美元,但是增速不容乐观,仅为3.5%。该产品为AbbVie贡献了43%的收入。不过,修美乐在美国市场独占期将在2023年1月结束,艾伯维亟需新产品补位。艾伯维预测称,基于此,其2023年业绩可能会出现下滑,但是2024年会重回个位数增长。Evaluate Pharma曾预测,至2026年,修美乐的全球销售额将下降到68.3亿美元。

后来者也不甘示弱,显示出你追我赶的雄心壮志。譬如一直被视为“药王”继任者的Keytruda(K药,帕博利珠单抗)2020年的表现如日中天,虽然143.8亿美元的销售业绩距离“药王”修美乐仍有差距(修美乐2020销售额198.3亿美元),但高达30%的增长率不得不让人产生遐想。

从前10名药物所属公司来看,BMS成为最大赢家,揽获了三款重磅药物,分别是Revlimid 来那度胺、Eliquis阿哌沙班和O药。但是对于BMS来说,即便这样也是苦乐参半。一方面是其通过收购Celgene获得了Revlimid来那度胺,为其贡献了121.06亿美元销售收入,并且该药物的专利期为2022年3月,Revlimid的销售收入很有可能将再创新高。另一方面,其O药销售首度出现了负增长,这与K药30%的增长率相比,已经很难相提并论。

罗氏的老三驾马车之一,Avastin 贝伐珠单抗尽管能够跻身前十名,但是-25%的增幅,其明年能否保住这个位置,已经充满了不确定性。不过,罗氏也为自己培养的肿瘤管线的新三驾马车,均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如Tecentriq全球销售额达到27.38亿瑞士法郎(+55%),Perjeta销售额达为38.83亿瑞士法郎(+18%),Kadcyla销售额为17.45亿瑞士(+34%)。另外,其CD20单抗Ocrevus,是首个获批可以治疗RRMS和PPMS两种类型多发性硬化的药物,Ocrevus实现了24%的增长,达到43.26亿瑞士法郎。

而在2020年剥离仿制药业务部门的辉瑞,仅有一款疫苗产品,即Prevnar13 肺炎球菌疫苗跻身前十。并且辉瑞表示,2021年,其销售额最大的产品或将是新冠疫苗产品,其营收或将达到150亿美元。作为一家转型成专注于创新生物制药业务的公司,辉瑞也需要新的支撑产品。目前其50亿美元以上的产品,除了Prevnar13 肺炎球菌疫苗之外,仅有乳腺癌药物Ibrance(2020年销售额为53.92亿美元),并且其市场竞争态势并不乐观,销售增速从2019年的20%下滑到了9%。

02 下一个“重磅炸弹”是谁?

大品种是企业的“现金牛”,但销售增速最快的品种却是企业和投资人要去关注和发展的“明星”产品。2020年增速最快的产品往往有较好的潜力在下一年更上一个台阶,这些产品都有哪些呢?

 

1612749625458

 

2020年罗氏稳坐全球第一宝座,制药业务全球狂销445.3亿瑞士法郎,约合495.5亿美元与第二名诺华拉开近20亿美元的差距。

罗氏产品线中增速最快的的药物是其治疗A型血友病的重磅药Hemlibra(艾美赛珠单抗)。Hemlibra是一种预防性皮下注射疗法,由罗氏旗下的日本中外制药株式会社发现,并由Chugai、罗氏和基因泰克(Genentech)共同开发。2018年获批后爆炸式放量,2019年业绩增速超500%,2020年虽增速放缓但维持在68%的高水平。而在日渐拥挤的PD-1/PD-L1市场,罗氏的Tecentriq(T药,阿特朱单抗)也显示出强劲的追击势头,2020年较去年增长55%,全球销售额达到27.4亿瑞士法郎,约合30.5亿美元。

虽然专利不断受到挑战,诺华重磅心衰药物Entresto(沙库巴曲缬沙坦)2020年依旧实现25亿美元的销售收入,增速高达45%。另一款治疗脊髓性肌萎缩的基因疗法Zolgensma2020年销售虽然未能突破十亿美元关口(9.2亿美元),但150%的急速放量也使其有望成为下一款全球重磅药物。

艾伯维旗下IL-23抑制剂Skyrizi全年销售15.9亿美元,增速达348%,在治疗银屑病等治疗领域展现出接棒修美乐的后劲。而另一款分子靶向药venclexta先后获得FDA五个突破性治疗资格,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小细胞淋巴瘤(SLL)等多个适应证在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50多个国家获批,2020年收获收入13.5亿美元和69%的增速。

强生的Darzalex(达雷妥尤单抗)2015年获批上市,是全球首个CD38单抗药物,目前,该药已获全球多个国家批准用于一线、二线、多线治疗多发性骨髓瘤。2020年实现销售收入41.9亿美元,同比增长39.8%。

辉瑞旗下2020年增长最猛的是用于治疗心脏的罕见病物Vyndaqel/Vyndamax,,全球销售额达到12.9亿美元,增速170%,该药不仅在欧美等超过45个国家和地区获批还于2020年2月在中国上市。

因新冠疫苗研发受挫转而替辉瑞“代工”赛诺菲的产品线中,仍保持不错增速的重磅药物只剩Dupixent(度普利尤单抗)。不过作为美国批准上市的首个治疗特应性皮炎生物制剂,在全球儿童到成人的广泛年龄层拥有极大的市场空间,加之哮喘、慢性鼻-鼻窦炎伴鼻息肉等呼吸疾病适应证的获批,Dupixent被认为是赛诺菲最后的王牌,2019年财报中赛诺菲自己预测Dupixent的销售峰值超过100亿欧元。2020年Dupixent销售额达到35.3亿欧元,约合42.5亿美元,较去年增长70%。

GSK保持两位数增长重磅药物集中在呼吸领域,特别是Nucala(美泊利单抗)、Trelegy Ellipta(氟替卡松/乌美溴铵/维兰特罗)两款产品均在2020年成长为GSK新的重磅炸弹,业绩增速分别达到30.6%和50.6%。特别是,GSK与Innoviva共同研发的肺病新药Trelegy Ellipta,2017年获批成为美国第一个每日1次三联COPD疗法。

作为TOP10中唯一的亚洲制药巨头武田制药只发布了2020财年(2020年4月~2021年3月)第三季度为止的财报,如果其结合2019财年Q4的数据加算,2020年武田增速最快的重磅药物是其明星药物Entyvio(维多珠单抗),销售收入约4030亿日元,约合38.2亿美元,同期增速22%。

03 “OK之争”,悬念不再?

全球两大PD-1药物,K药与O药的竞争一直是看点。但在K药狂卖143亿之后,其在PD-1赛道的优势愈发一骑绝尘。相较于K药在2020年的逆势增长,O药依然延续着其增长乏力的状态,也让2020年的“OK之争”早早失去了悬念。

据默沙东与BMS日前公布的2020年财报显示,默沙东的拳头产品Keytruda(K药)2020年销售收入达到143.80亿美元,相较于2019年的111.2亿美元的销售业绩,实现了近30%的增长。

反观BMS的核心产品Opdivo(O药),却在2020年出现了业绩下滑,全年营收69.92亿美元,相较2019年72.04亿美元的销售额下降3%,这也是O药自2014年上市以来的首次。

“K药一年卖出了两个O药。”诚然,K药与O药逐渐拉大的差距,从2020年中报时便有“苗头”。彼时, K药上半年累计收入66.72亿美元,增长38%;O药则不太乐观,上半年营收仅34.19亿美元,下滑6%,几乎只有K药的一半。这或许也给K、O药的“年终总结”定下了基调。

 

1612749648133

 

“OK之争”,自两款药物上市之时便开始了。作为全球首个PD-1免疫治疗药物,O药2014年获批上市后,在销售额上连续三年对K药形成压制。而销售格局的第一次变化,出现在2018年。

彼时,K药以71.71亿美元、同比增长83%的业绩超过了O药67.35亿美元的销售额,实现弯道超车。自此之后,K药与O药的差距不断拉大。

适应证的获批是PD-1市场规模扩大的核心驱动力。K药凭借其近年来不断扩展的适应证获得了更多市场先机。

截至2020年6月,FDA已获批K药在14个癌种的24个适应证,包括非小细胞肺癌、黑色素瘤、头颈部鳞状细胞癌、霍奇金淋巴瘤、微卫星高不稳定性癌症、膀胱癌、胃癌等,囊括一线、二线及多线治疗;O药则稍逊色,获批了涵盖9个癌种的18个适应证,包括黑色素瘤、肺癌、肾癌、霍奇金淋巴瘤、头颈部肿瘤、尿路上皮癌、结直肠癌、肝癌。

反观O药,适应证获批数量落后的同时,适应证的临床实验也接连遇阻。

2020年底,BMS发布消息称,经与FDA协商,决定撤回O药在美的新适应证申请——2018年8月,美国FDA曾给予O药加速批准,加快该药在“接受过铂类药物化疗以及至少接受过一种其他疗法后疾病进展的小细胞肺癌”适应证上的审批速度。然而,这一申请最终被撤回。

屋漏偏逢连夜雨,今年1月,英国国家卫生与临床优化研究所发布公告称,不推荐O药用于治疗在铂类化疗期间或之后疾病进展的复发性或转移性头颈部鳞状细胞癌(SCCHN)成人患者,理由是缺乏长期生存率和生活质量数据。

在中国市场,K药所获批的适应证数量同样甩开了O药。

截至2020年底,K药已斩获包括肺癌、头颈部癌、食管鳞癌、黑色素瘤等多个癌种治疗的6大适应证。

图片

相比之下,O药目前在国内仅有三个适应证获批,包括肺癌、头颈鳞癌和胃癌。但值得注意的是,O药在胃癌领域用于晚期或复发性胃或胃食管连接部腺癌患者治疗,也是唯一经III期临床试验证实,能为中国晚期胃癌患者带来生存获益的PD-1抑制剂。

 

1612749668020

 

据不完全统计,K药已在中国开展了31项临床试验,27项为Ⅲ期临床;O药在中国开展了26项临床试验,其中25项临床试验正在进行;涉及到的适应证包括了胃癌、肝细胞癌、乳腺癌、胃食管交界处腺癌、宫颈癌、前列腺癌、尿路上皮癌、胆管癌、子宫内膜癌等等。

可以预见的是,“OK之争”远没有结束。

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
医药猎头网  医院猎头  医疗器械猎头  海口人才网  广州大学兼职网 
电话:400-8098-313
版权所有 (C) 2003 迪医信(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人才许可证: RC1312407  京ICP备15007661号-2
迪医猎头 迪医猎头网 医药猎头 医药猎头公司 北京医药猎头公司 上海医药猎头公司 广东医药猎头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