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400-8098-313
资本寒冬下Biotech如何求生?

阅读量:0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同样的作为一个优秀的Biotech都会有一个成为Big Pharma的梦想。不过这个梦在一场资本寒冬中,似乎即将破灭。

曾经,Biotech一派红火之际,招股书上管线满满当当,靶点、技术相当亮眼,在资本市场上为这些“明日之星”募集了大把资金;如今,寒冬之际,资本沉寂,Biotech手里的钱即将消耗殆尽,庞杂的管线也成了企业生存的负担。

1

节流:砍项目,为“关键产品”供血

根据2021年年报数据统计,已经有Biotech现金储备撑不起1年的研发投入,另外,还有22家Biotech现金储备5年内将“烧完”。

在资本寒冬中,依靠资本喂养的企业不得不断臂求生,将有限的“血液”供给到“关键部位”。

沃森生物终止研发重组EV71疫苗

6月14日,沃森生物公告,控股子公司上海泽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泽润)终止重组EV71疫苗研发。  

沃森生物公告中对于终止研发重组EV71疫苗给出了3点原因:首先,根据国内手足口病流行趋势的演变情况来看,重组EV71疫苗对于上述引起手足口病的病原体CA16、CA6和CA10不具有预防作用,继续研发单价的重组EV71疫苗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将逐渐降低;其次,目前国内已有三家EV71灭活疫苗获批上市,另外尚有多家企业在研,该产品未来的市场竞争将较为激烈;最后,上海泽润多个产品陆续进入临床研究的关键时期,或许也是由于资金的不足,上海泽润将集中优势资源全力推进双价HPV疫苗WHOPQ预认证、9价HPV疫苗临床研究、重组新冠疫苗海内外临床研究等。

三叶草生物暂停三款产品继续投入

6月5日,三叶草生物公告,暂停对SCB-313(TRAIL-三聚体肿瘤产品)、SCB-808和SCB-420(Fc融合蛋白项目)的继续投入。

三叶草生物表示,公司决定将资源优先分配给新冠相关的产品及早期项目,减少对非新冠相关项目和新建基础设施的投入。新冠候选疫苗SCB-2019(CpG1018╱铝佐剂)的注册申请是三叶草生物当前的首要任务。

绿谷制药提前终止甘露特纳国际多中心3期临床研究

5月13日,绿谷制药表示提前终止了甘露特纳(GV-971)的国际多中心3期临床研究。

绿谷制药表示,GV-971国际三期临床终止的主要原因是,全球新冠疫情反复导致患者脱落率增加,导致研究质量降低,研究成本增加;同时全球经济大环境导致融资难度加大,反复疫情导致院内销售渠道受阻,销售现金流受疫情影响难以持续支出逐步扩大的临床研究资金需求,不得不提前终止在研的国际三期。

2

开源:资产出售,“输血续命”or“自我造血”

当然,也有一些企业选择了紧抱现金流充沛的大药企来“输血续命”或是通过出售资产等合作方式实现“自我造血”。

石药集团收购珠海至凡100%股权

今年2月,石药集团完成对广州铭康生物母公司珠海至凡100%权益收购,并将向铭康生物注资1.54亿元。通过这次并购,石药集团获得了溶栓药铭复乐,未来这一药物或将有机会弥补恩必普销量下滑所带来的空缺。

复宏汉霖两款单抗License out

6月13日,复宏汉霖宣布与欧加隆签署授权许可及供货协议,授予后者公司自主开发的帕妥珠单抗生物类似药HLX11、地舒单抗生物类似药HLX14两款产品在除中国市场以外全球范围内进行独家商业化的权益。

而通过这次License out,复宏汉霖获得了7300万美元的首付款,潜在收入共计5.41亿美元。

天境生物被传出售资产

4月20日,天境生物被传正在寻求购买或出售特定药物的股份。

天境生物对此传闻回应称,公司注意到彭博社发布的文章,基于不对有关市场传言和推断作评论的原则,公司对于文章内容不予置评。

事实上,在该传闻发布之前一周,天境生物刚宣布了管理层重大变动的消息,此前公司高层已经有了一系列变动。而短时间内公司高层频繁变动,同样引发了投资者的担忧。

反向来看,现在也是一些手中握着大把资金的大药企也开始着手准备资金,瞄准猎物。

比如,恒瑞医药在6月6日公告,拟合伙设立认缴出资总额为20.1亿元的企业。公告称,投资基金将围绕医药健康产业开展股权投资业务,投资医药健康领域优质企业,重点关注生物医药领域的创新研发。

3

海外Biotech迎来裁员潮

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事情总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美股Biotech与国内Biotech同病相怜,面临着相同的困境,甚至更加严重。

根据Evaluate Vantage披露的数据,西方资本市场中,Biotech无论在融资额还是IPO数量上,都呈现出2019年四季度以来的新低,投资者对于Biotech的热情已经降至冰点。

而裁员方面动静也不小,美国生物科技媒体Fierce Biotech表示裁员潮正在冲击特别是中小型的生物科技公司,越来越多的公司宣布他们将解雇员工,甚至高级管理人员也未能幸免。该媒体统计,截至4月19日已经有约42家企业宣布过裁员计划,并且数目呈现不断增长的趋势。

今年4月8日,一家主打“新型药物化学和营养保健产品”美国Biotech明星——Kaleido Biosciences(KLDO)向SEC提交申请,宣布打算停止公司运营、解雇剩余员工并从纳斯达克交易所退市。而早在去年11月的电话会议中,KLDO曾披露公司此前融资获得的2.4亿美元现金,已经消耗殆尽,仅剩下5570万美元,只能坚持到2022年第二季度。今年1月,KLDO宣布裁员30%。2022年二季度,KLDO宣布停止所有业务。

4月,蓝鸟生物面临多重研发、监管和商业化挫折,蓝鸟生物为了维持业务发展、削减成本,计划裁员30%,以期将其现金流延长至2023年上半年。

3月,在美国FDA拒接Akebia Therapeutics关于vadadustat治疗慢性肾病的新药申请后,公司被迫裁员42%的员工。

3月,2seventy bio裁减约6% 的员工,以降低管理费用。2seventy Bio是一家新公司,此前从其母公司bluebird bio分拆出来。2seveny是母公司肿瘤部门的独立化身,继承了一种以新型细胞疗法为特色的癌症治疗研究方法

2月,Gemini Therapeutics调整战略方向,将优先事项转移到临床前管线,宣布一次性裁员80%,其后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带着24名员工一起离开。

1月,第一三共宣布将关闭Plexxikon的所有业务并裁掉约60名员工。Plexxikon是第一三共在2011年以9.3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的子公司,拥有两款已上市抗癌药和6款已经启动临床的药物。据第一三共新闻稿,此次调整是为了最大限度地将资源集中在3款主要ADC产品开发中:Enhertu、Dato-DXd和HER3-Dxd。

1月,万春医药在核心产品普那布林NDA被美国FDA拒绝后,宣布将其美国员工减少35%。

1月,Zymeworks在新CEO到任的第一时间宣布开掉半数高管,并在2022年底前至少裁员25%。Zymeworks是一家临床阶段的生物制药公司,拥有3个技术平台,分别是 Azymetric™、ZymeLink™和EFECT™。

……

参考文章:

1、《资本市场遇冷之下,部分药企选择收缩研发战线》

2、《风口过后,Biotech要“卖身”了?》

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
医疗行业猎头  医药猎头网  医院猎头  医疗器械猎头  海口人才网  广州大学兼职网 
电话:400-8098-313
版权所有 (C) 2003 迪医信(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人才许可证: RC1312407  京ICP备15007661号-2
迪医猎头 迪医猎头网 医药猎头 医药猎头公司 北京医药猎头公司 上海医药猎头公司 广东医药猎头公司